鮮乳

星空下的诺言

幼太中出没★

小短篇。一发完结。

01.

“太宰治你给我站住!”

“哇啊啊小矮子来追人啦!!”

两个孩子在偌大的院子裡追逐着,黑髮男孩躲过后方不断砸向自己的树枝,纵身一跃,俐落的翻过缠满藤蔓的矮牆,抱着礼帽躲到老榕树后。

太宰治嘻嘻的笑着气的跳脚的搭档男孩,捲起的黑髮微微的贴着侧脸,眯起的桃花眼和勾起的嘴角,有着一丝不属于这年纪的优雅成熟。

中原中也看着嬉皮笑脸的太宰治,微长的橙髮随着风飘逸着,他瞪着漂亮的冰蓝色眼眸,鼓起双颊走到树后揪起太宰的领子。

有别于太宰,中也的小脸完全符合了这年纪孩子该有的天真无邪。

他往他脸上揍了一拳,两个人就这麽开始在院子打起架来,谁也不让谁。

02.

陶瓷碰撞地面的声音格外刺耳。

“阿!!”

“阿…”

玻璃花瓶散了一地,裡头的野百合也瞬间失去了生气,躺在地上任由阳光吸取它仅存的水分。

“怎麽办?!花瓶破了!红叶姐回来后要生气了…”

中原中也抱着膝盖蹲了下来,眼眶含满泪水。

---唉…中也怎麽又要哭了…你们家大姐有这麽恐怖吗?

太宰很怕中也会突然大哭起来,他坐到橙髮男孩身边的草坪上,伸出手擦乾他眼角的泪花,脑中同时蹦出一个鬼点子。

“呐,不如我们今天去秘密基地住一晚吧,也许明天回来大姐就气消了~”

“可是这样不会被找到吗?”

“不会啦~那边很安全的。”

于是两人就这麽前往位于深山的秘密基地。

03.

天色已微微的暗了下来,太宰治脱下鞋子啪哒啪哒的踩着小脚,走进被两人称之为秘密基地的小木屋。

不大的空间散发着木头独有的香气,挂在门边的风铃随着傍晚的清风跳起了华尔滋,发出清脆的叮噹声。

太宰跳上堆在角落的木箱,半拉开的窗帘隐约可以看到朦胧的月光,他翻出背包裡的各种零食,转头寻找搭档的身影。

“中也有带巧克力吗?我用草莓饼乾跟你换~”

“蛤--我才不要。”

“小气鬼…红叶姐不是说了要分享吗?”

“切…”

04.

“我们去看星星!”

“可是我想睡觉欸,明天早点起来搭第一班公车回去,也许就不会被发现了哦?”

中原中也将太宰治推到一边,接着迅速的鑽进睡袋阖上眼睛,拒绝了闪着鸳色眸子,满脸期待的黑髮男孩。

但正当他得意的想着计划通的同时,一股力道将他强行从睡袋拖出来,就这麽拖到门口,还不忘将帽子扣到自己头上。

“太!宰!治!!”

橙髮男孩送出一记眼刀,咬牙对着一旁装无辜的太宰治大吼。

“那陪我看一下就好了嘛~”

中也一脸不情愿的跟着太宰爬上屋顶,一望无际的夜空下只有异常宁静的两人,和小河流过的低语。

深蓝色的天幕缀着点点繁星,绽放着属于自己的光芒。高挂的月亮在今晚格外清晰,难得没有隐藏在片片云裡。

05.

“很漂亮对吧!就说中也不懂的欣赏风景…”

突然感觉到一阵温暖靠近自己身旁,太宰无奈的摇了摇头,没有反抗靠在自己肩膀上睡着的中也。

太宰治揉了揉中原中也柔软的髮丝,靠在他肩上的男孩皱了皱眉头,抓紧了他的衣角。

“太…宰…要永远…在一…起…哦…”

黑髮男孩将自己的手复上搭档的,一道光芒划过天际,他往中也身边贴了贴,仰起头对流星许下了愿望。

“嗯!永远在一起!”

那天的星空,感觉比平日更加闪耀。

而他们发誓要永远在一起,不离不弃。

#

只想寫個正在看星星的可愛太中,並許下能永遠在一起的諾言。

鮮乳在lofter發的第二篇雙黑文,希望大家會喜歡。(一鞠躬









 

【太中】误解后的真心

应该是糖(?

一发完结。

01

“中原同学,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!”

灰髮女孩满脸通红,双手颤抖的将手中的情书递出去,紧闭着双眼等待着心上人的回答。

信封上用了圆圆可爱的字体写着中原中也的名字,角落则贴了宝蓝色的蝴蝶结贴纸做装饰,每个细节都深深的传达了女孩的爱慕之意,看的出来花了不少时间。

但是等待数秒后答复,却深深的割伤了女孩的心。

“不好意思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这句话伤到的不止是她,还有默默的关上教室门,转身离去的他。

02

太宰治已经一整天都没跟中原中也讲话了。

教室裡吵闹的听不见外头大自然的声音,人人都在讨论着这莫名其妙的怪象,也不是没有原因的。平常的太宰治,总喜欢跟在中原中也的后面,捉弄他直到对方炸毛为止,差不多重複个二十遍都不稀奇。

但是唯独今天,黑髮青年都没有去找中也麻烦,脸上依然挂着足已迷倒全学校女孩的笑,看起来并不像是在生闷气。但察觉不对劲的中原中也,也开始有些担忧了。

“呐,你今天是怎么回事?”

午餐时间,天空却被乌云复盖着,整个操场一片灰暗。太阳也藏进了云裡,不愿意叹出头来,为世间一点照耀明光。

中原中也拿着便当,到太宰身边坐下,装作若无其事的问。

“那也不关中也的事吧。”

太宰治冲着身边的青年笑了笑,便带着便当往教室方向离开了。留下了愣在原地,孤零零的中原中也。

这突然由背嵴往上窜的凉意,是怎么回事?

03

  “强颱将于今天早上八点钟登录…”

中也将手中的土司塞进嘴裡,转身打开微波炉拿出热牛奶,听着新闻记者报导的气象预报。

今天可以放假了呢,虽然很对不起受颱风连累的人们,但果然还是很开心阿,青年满意的碎碎念起来。

享用完早餐后,他拿起丢在沙发上的手机,播了通电话给标示“青花鱼”这个名字的同学。

“嘟…嘟… 喂?”几秒后熟悉的嗓音透过电话的另一头传进中也的耳裡。

“太宰…所以说你昨天到底怎么回事?”

中原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十分在意先前的事,违背了自己一直已来的思想风格。或许有些对不起太宰?他摇摇头抛开了这个想法,直觉告诉他太宰治很讨厌,绝对不是自己犯了惹他生气的事情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一阵尴尬的沉默在电话两边蔓延开来。

“你他妈不理人也要有个限度吧?!”

“中也可以不要大吼吗,有点吵…”

凉意充斥的感觉又出现了,橙髮青年下意识的抖了抖,彷佛惊吓的小猫。接着愤怒的把电话挂了,重重丢回沙发。

刚才那种毫无感情的、如此冷漠的声音,是太宰治的吗?

04

太宰的家人给中原中也打了电话。

说是他们家儿子颱风天居然失踪了,想问是不是偷跑来中也家完,着急的声音显示了当事人对自家孩子的关心。

中原中也说没有,并给了他们一个安心的肯定。

“您放心,我会找到他的。”

打开了简讯,看见了太宰治两分钟前传来的讯息和一张自拍照,他瞪大了眼睛。

接着便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披上外套,随便抓了把伞就往外头冲。

05

外面的强风无情的呼啸,连平时看似坚强的树木,也左右摇晃了起来,脆弱枝条不寻常的顺着风向歪曲。

闪电瞬间划破天际,勐兽似的吞嚥整片天空,令路边的小动物也为之震慑,害怕的缩成一团毛球。

中原中也称着伞在滂沱大雨中奔跑着。

鞋子早已被地上的水洼浸湿,但他不顾雨势的威吓,依然顺着自己的意识往学校附近的河道跑去。

已现在这个时间点来说,那裡是十分危险的,这点连幼稚园的孩子都知道。

--但是浑蛋我一定要救你阿。

大雨轰隆隆的还没停。

06

“太.宰.治!!你给老子滚出来!!”

中原中也丢下手边的伞,往急流冲去,焦急的寻找熟悉的身影。

艰难的行走,他不管小腿已经被冲刷下来的碎石割伤,不管雨势无情的打在他的侧脸,还是要忍着痛咬着牙寻找自己在意的人。

泪水含在眼眶中模煳了视线,仍倔强的不愿意流下,他忍着鼻酸一便又一便的,喊着他的名字。

“太宰!” 为什么为了他而难过。

“太宰!”不是最讨厌他了吗?

“太宰治!!”或许太宰也是自己心中不愿承认,但是十分珍视的人也说不定。

他用力的握紧拳头,指甲就这么刺进手心的肉裡,痛楚延着手掌蔓延开来,提醒着自己还不能放弃。

前方的黑髮和褐黄色风衣映入眼帘,微微漂在水面的身子脆弱的好像下一秒就会被水流捲入。橙髮青年一股劲的往所在方向扑去,深怕下一秒就会失去他。

把比自己高许多的同学扶起,脚步踉跄的爬回一旁的陆地,将手抚上太宰治的左胸确认心跳。

毫无动静。

07

人工呼吸几乎是个个学校的必备课程,也许大多人觉得其实挺无趣的,但遇到危机情况时,却能挽救一条宝贵的生命。

比如现在的中原中也成功挽回了太宰的性命,听到心跳声的同时,喜悦间却再次触动了自己的泪腺。

太好了……

他背起昏迷的太宰治,泪水已布满面容,一跛一跛的回到了家。

稍微替两人弄乾身体,中原中也将太宰治丢到床上,打了电话给他的家人,便在床旁的沙发沉沉睡去。

08

中也一睁开眼,就见太宰盯着自己的脸微笑。

“你那什么表情阿,噁心。”

中原中也嫌弃的撇过头,却发现自己的面颊正微微的发着烫。他低下头不愿让黑髮青年瞧见自己此刻的表情。

“所以颱风天干么去搞自杀,还传照片给我?”

太宰治只是轻轻的牵起中也摆在一旁的手,使两人十指紧扣,并弯起漂亮的桃花眼开口道。

“因为一句话。”

「不好意思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」

- -那时听到这句话,我胸口如被撕裂般的痛,到现在仍无法忘怀。

  “中也让我非常非常嫉妒哦~”

  “嫉妒到想去自杀了呢~”

- -本来以为能守护你幸福的权利,不再属于我了。

  “但我找到了这个~”

太宰治从口袋掏出一封镶着优雅花边的信,彷佛什么见不得人的八卦,中原中也气急败坏的伸手去抢,却败给了对方的身高优势。

“这是中也要写给我的情书吧。”

“你想太多了,浑蛋。”

  “可是裡面画了一隻很丑,但是勉强还看的出来的青花鱼不是么?”

太宰治露出温柔的笑,一把揽过心上人的腰使他与自己靠近,他低下头在他耳边低喃:

  “所以亲爱的中原同学,你是不是欠我一个告白呢?”

“溷、浑蛋,把信还来!否则把你剁碎做鱼罐头!而且那信又不是给你的!!就算是你也不会答应啦!!走开啦不要靠过来!你这条该死的青…唔。”

一股温度贴上自己的唇辫,阻止了努力想辩解的小嘴,中原中也脑袋一片空白,意识告诉自己应该推开眼前的青年,但发烫的身躯依然停留在原地任对方吻,直到双方都喘不过气,太宰才有些不捨的放开。

“那如果我答应呢?你要陪我走过这辈子吗?”

他睁大自己如海的冰蓝色眼眸,对上眼前温柔如水的鸳色。

“少噁心了。那我这辈子的运势也够差了。”

“切…小矮子真会破坏气氛哪…对你讲情话什么的果然很难~”

两人一面摆出嫌弃的脸,一面将扣在一块儿的手握的更紧。阳光透过窗子撒了进来,照耀着相视而笑的两人。

放晴了。

####

太宰传照片给中也,应该是相信中也会救他吧

有信任什么的,双黑你们果然最可爱了!!都是天使我带走了(你奏凯

好了,发厨完毕。

其实我对写文这件事真的没什么经验,文笔很渣也是当然的,如果觉得伤眼那我感到万分抱歉(跪

有建议也可以提出来,我会继续加油的!
希望有一天可以写出像大大们厉害的文!!

最后感谢看到这裡的你们(一鞠躬